所在位置: 首頁>清風廊>廉事新說

三天和三分鐘

來源:相城區紀委區監委   發布時間:2019-05-10    字號:

  第一天:起心動念

  百香看著躺在床上的徐根茂:氧氣管子、流水針……已經兩天了,老伴還沒醒過來。老徐才54歲,還沒享兩年清福,突然就腦溢血了。

  “徐根茂家屬,待會兒去補交醫療費,卡里已經沒錢了!”來換水的護士說道。

  “啊?錢,怎么這么快就用完了啊?”百香的眼睛腫得更厲害了。

  交完費回到病房,老徐的大哥徐樹茂正在病床邊坐著。“大哥,你來了!”“嗯,來看看根茂!”看向病床躺著的根茂,兩個人都沉默下來。

  過了一會兒,徐樹茂抬起頭:“百香,咱們村在申請貧困戶呢!根茂這個情況應該是符合條件的,你想想辦法給他爭取一下,這樣一個月還會有些補貼。”

  “大哥,想啥法啊?”

  “買點啥,去找找村主任。”

  “那能行?”

  “不試試,咋知道不行?”

  “那行,大哥,你說送點啥好啊?根茂這一病,也沒啥錢了……”

  “回頭我去打聽打聽,看看送點啥好。”

  第二天:付諸行動

  一大早,徐樹茂又來到醫院,百香在給根茂擦身體。看著仍未蘇醒的根茂,徐樹茂心里更加擔憂。

  “百香,我打聽了,他們說要送禮就送煙酒這些東西。”樹茂一邊說,一邊幫著百香給根茂翻了個身。

  “行,大哥,待會兒等這瓶液掛完,你跟我出去看看買什么吧。”

  忙完,百香跟徐樹茂來到了醫院旁邊的煙酒店。

  “大哥,這么多種煙和酒,你說咱們買哪樣啊?”百香站在貨架前,瞅了半天,一臉茫然。

  徐樹茂也拿不定主意,東瞅瞅,西瞅瞅:“我不喝酒也不抽煙,還真不會挑,咱問問老板!老板,跟您打聽一下,現在送禮,煙酒選哪樣啊?”

  老板指著貨架:“諾,這兩樣送的比較多!”

  順著老板指的方向,徐樹茂瞄見了那個煙和酒:“多少錢啊?”

  老板:“煙200,酒300,一共500。”

  百香摸了摸外套的口袋,沒吭聲。

  徐樹茂踟躕了一下:“有點兒貴啊,百香,你說怎么辦?”

  百香想了想,又摸了摸口袋:“大哥,買了吧,咱現在顧不得貴不貴了。”

  第三天:躊躇不前

  百香拎著煙和酒站在村委會的院子里,怕別人看出她是來送禮的,她還把禮物裹了,用個布包拎著。

  看到村主任陳大海的辦公室人來人往的,百香心里很是忐忑不安:當著這么多人面給村主任送禮,不太好吧?現在都說當官的不能收禮,陳主任會收么?他要是不收,那該怎么辦呢?

  可想到躺在病床上的根茂,她又不禁嘆了口氣:根茂真是命苦!年輕的時候因為家里窮沒娶上老婆。45歲那年,死了丈夫的百香和根茂搭伙過日子。兩人勤勤懇懇種地,前年蓋了新房,日子眼看一天天好起來。可是,今年正值小麥成熟之際,天卻一直下雨,眼看麥子要爛到地里,根茂心里火急火急的,他還指望著麥子收了,還清蓋新房欠下的賬呢。前兩天,根茂急火攻心,血壓一下子上來,一頭栽在了地上。送到醫院一檢查,醫生說是腦溢血。

  想想現在家里的情況,百香深呼一口氣,下定決心去找村主任,要為根茂爭取一下。

  三分鐘:塵埃落定

  “百香,根茂情況怎么樣啊?”正當百香打定主意去找村主任的功夫,陳主任在辦公室瞅見了她,趕緊走出來,向百香打招呼。

  見到面,百香反而不那么緊張了,趕緊說:“陳主任,根茂昨天下午醒了,左半邊身以后行動可能就不那么方便了,不過沒啥大危險,他這樣我們也很知足。”

  “百香,我們村委正在辦貧困戶,根據根茂的情況,給你們家辦了一個。還有什么困難,要跟我們講,咱們一起想辦法,沒有過不去的坎兒。”

  百香提起放在地上的東西:“陳主任,謝謝你。這個,一點煙酒,您收下。”

  陳主任語氣一下嚴肅起來:“百香,你這是做什么?拿走!快去醫院照顧根茂,他離不了人。”

  說完,陳主任扭身走了。

  看著陳主任的背影,百香的眼圈一下子紅了。(彭偉、翁丹丹)

CopyRight 2015 www.iajcsd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(C )中共邢臺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邢臺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冀ICP備14004731號-2
双色球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