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在位置: 首頁>警示鐘>廉政觀察

大數據為監督執紀添翼

——湖南省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建設探析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    發布時間:2017-05-03    字號:


  圖為群眾正在操作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終端機。

  自2016年1月至今,共發現問題線索2萬余條,挽回人民群眾經濟損失3000余萬元……這是湖南省麻陽苗族自治縣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的成績單。

  今年4月,湖南省委、省政府印發《關于加快推進“互聯網+監督”工作實施方案》,在全省推廣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建設。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是什么?它又有什么樣的魅力值得湖南在全省推廣?

  帶著這樣的疑問,記者來到麻陽苗族自治縣,為您揭開這一平臺的“神秘面紗”。

  問題1: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長什么樣?

  民生監督、扶貧監督、正風肅紀、紀檢業務四個模塊,組建完整監督鏈條

  2009年到2014年,麻陽縣谷達坡鄉白羊村村民多次上訪,實名舉報該村村干部挪用民生資金等問題。2015年6月,該村25名涉案責任人受到黨紀處分或組織處理。

  像這樣的案例,在麻陽縣不在少數。麻陽縣是武陵山片區的扶貧攻堅試點縣。每年,該縣涉及的民生資金就高達17億元。在巨大的利益面前,缺乏監督的權力極易滋生腐敗。

  “這一案件給我們敲響了警鐘。”麻陽縣委書記李衛林意識到,民生資金的監督問題必須解決,而且刻不容緩!

  在上級黨委的全力支持下,2016年1月,麻陽縣借鑒國內外先進經驗,在湖南省率先構建起遍布縣、鄉、村三級的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。

  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由民生監督、扶貧監督、正風肅紀、紀檢業務四個模塊組成,共有9大基礎數據庫,收錄67萬余條民生數據。比如,民生監督模塊就收錄了34類107項民生資金信息;扶貧監督模塊收錄了全縣23817戶84846名貧困人口的詳細信息。

  “這四個模塊只是前臺信息,我們在系統后臺還配備了人員信息庫和民生資金信息庫。”麻陽縣紀委副書記龍永杰介紹說,除了具備公示、查詢、投訴、數據分析等功能,平臺還可以24小時接受群眾舉報。而這些舉報信息,都可以在縣紀委的后臺系統進行一站式受理。

  問題2: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如何依靠群眾監督?

  每查詢一次,群眾對民生資金發放就多了解一分,對黨員干部的監督就增長一分

  一大早,麻陽縣譚家寨鄉楠木橋村村民譚開生就來到村口的便民服務站。他拿出自己的身份證在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終端機上一掃,電子屏幕上便顯示出他所享受的惠民項目、資金金額和發放時間等信息。

  為了解決監督的“最后一公里”問題,麻陽縣在每個村(社區)便民服務站都設置了一臺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終端機。“這個很方便,我不僅可以隨時查詢自己的錢有沒有到賬,而且可以在發現問題的時候直接在終端機上投訴。”譚開生向記者一一列舉了在平臺上查詢的方式:發短信、登錄微信公眾號、點擊終端機,等等。

  每查詢一次,群眾對民生資金發放就多了解一分,對黨員干部的監督就增長一分。“每一筆資金的發放都對應著一名手握分配權、審批權、管理權的黨員干部。當民生資金與人員信息一一對應時,是否存在暗箱操作、‘雁過拔毛’等腐敗問題就一目了然了。”麻陽縣委書記李衛林說,“這種監督不僅僅來自機關內部,更多的是依靠群眾。只有群眾享有知情權,‘互聯網+監督’平臺才能真正發揮監督作用。”

  自2016年1月份運行以來,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交出了一份漂亮的成績單:平臺訪問量達20多萬人次,共發現問題線索2萬余條,已處置問題線索1.3萬余條,追回領導干部違規領取的資金400萬元,挽回人民群眾經濟損失3000余萬元……

  “我們多年想辦的事,麻陽辦成了,此經驗值得推廣。麻陽能辦,其他縣也能辦。”麻陽縣的做法和經驗,得到了湖南省委領導的充分肯定。2016年12月,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模式在湖南全省全面推廣,新的思路、新的方式方法和手段,使預防和治理“雁過拔毛”式腐敗等老大難問題得到有效解決。

  問題3: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如何實現實時監管?

  通過數據碰撞比對,實現主動精準發現問題,靠前處置問題線索

  打開平臺內部的信息庫,勾選農村低保信息庫和人員庫中的“去世人員”,再輕輕一點“對比”功能,兩個數據庫的信息便開始了“碰撞”對比。

  “比如,一名已經去世的人,如果其賬戶還在領取農村低保,那肯定就有問題。”麻陽縣委常委、縣紀委書記易勇介紹說,數據的“碰撞”就像一面鏡子,讓“蠅貪”“蟻貪”立馬現形。

  2016年5月,麻陽縣紀委就通過平臺的數據對比,發現了該縣堯市鎮干部田某濫用職權,私自把自己擁有兩個門面房列為危房,并隨意提高補貼標準,領取危房改造款的問題。田某因此受到黨紀處分。

  以大數據和云計算為技術支撐,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通過信息互通共享,實現數據的“碰撞”對比,打開了監督的“方便之門”,實現了主動精準發現問題,靠前處置問題線索。在精準監督成效的影響下,麻陽縣越來越多的職能部門參與到平臺的建設中來。各部門之間的“信息壁壘”逐步打通,通過前臺曬、后臺查,各類問題在初期被發現,在萌芽狀態被解決。

  “對監督中發現的苗頭性、傾向性問題,及早紅紅臉、出出汗,讓一些干部迷途知返、懸崖勒馬,既切實維護了人民群眾切身利益,又達到了保護黨員干部的目的。”湖南省委常委、省紀委書記傅奎告訴記者,作為全省各級黨委(黨組)當前一個時期的重點工作,今年要重點圍繞加強扶貧和民生領域監督,懲治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來推進“互聯網+監督”工作。

  問題4: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如何長效運轉?

  建立出實招、有監督、敢問責的常態長效機制

  為進一步建立健全扶貧、涉農惠民資金的管理、使用和監督,麻陽縣設立由縣委書記任組長的“互聯網+監督”工作領導小組。在18個鄉鎮設立由縣紀委常委任組長的民生監督組。在221個村(社區)設立由鄉鎮紀委書記任組長的民生監督小組,形成“三級聯動”組織體系。

  同時,出臺《關于運用監督執紀“四種形態”處理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問題信息的通知》《鄉鎮民生監督組管理考核辦法》《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問題線索處置制度》等10項制度,保障平臺規范運行,破解監督難題。2016年5月以來,該縣通過自查自糾共處置問題線索1.3萬余條,函詢談話處置問題線索220條,立案審查處置問題線索48件,黨紀處分45人。

  此外,該縣還出臺《“互聯網+監督”工作問責辦法》,強化考核評估、督查巡察,構建“縱向到底、橫向到邊”的“兩個責任”體系。目前,該縣已有5個鄉鎮、3個縣直單位的黨委(黨組)書記和紀委書記(紀檢組長),因平臺建設工作推進不力被約談。

  “‘互聯網+監督’,核心是監督,要圍繞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、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來設計、謀劃和推進;互聯網是手段,要通過互聯網、大數據、信息技術等現代科技手段,打破傳統的思維模式和管理理念,實現對權力運行的全領域、全過程、全覆蓋監督。”湖南省委常委、常務副省長陳向群如是說。

  2017年,湖南省把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建設列入全年重點督查內容和政府績效考核范圍。要求以嚴和實的標準,抓緊編制公開目錄,分類編制部門民生資金項目信息公開目錄和鄉鎮黨務政務、村務公開目錄,及時完善、歸集數據信息;建立健全信息共享監督檢查、考核通報、安全和保密審查等制度,加快推進省市縣“互聯網+監督”平臺的數據對接、錄入;加強制度建設,規范權力運行,進一步建立健全扶貧、涉農惠民資金的管理、使用和監督制度,強化部門間的協調配合。(本報記者 鄒太平)

CopyRight 2015 www.iajcsd.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(C )中共邢臺市紀律檢查委員會 邢臺市監察委員會 版權所有 冀ICP備14004731號-2
双色球开奖结果